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derek | 9th Sep 2012, 03:36 | 一般 | (556 Reads)

1998.九龍東:陳婉嫻。
1999.觀塘(景田):吳兆華。
2000.九龍東:陳婉嫻。
2004.九龍東:陳婉嫻。
2007.東區(太古城東):陸偉傑。
2007.港島補選:葉劉淑儀。
2008.香港島:曾鈺成。

以上就是我過去的區議會、立法會投票紀錄。有什麼共通點?全部都是建制派,無一例外。

我認為愛國是理所當然的。記得回歸前後,維園阿伯的一句「唔親中唔通親英咩」,我覺得很受落。

我信民主應該循序漸進。我信社會應該和諧、理性,不要對抗、分化。我認為 23 條遲早應該立法。(永不立法?你以為是校訓 98?)

我認為民主派向政府爭取乜、爭取物,爭取一些人人受落卻不切實際的目標(例如提高免稅額至天文數字),其實真正在爭取的,是自己的政治本錢。所以 2000 年何俊仁一句「鐵票如山」,我心裡想的是「活該」;程介南稱「鐵票唔係票咩?鐵票唔係代表選民嘅意願咩?你有咩?」正是我的心聲。

我以自己是一張鐵票為榮。直至認識②莫乃光。

其實我一直對「莫乃光」相當陌生,反而他的對手譚偉豪卻是久仰大名。小弟中學時代流行的 gadgets,除了 CASIO 千變萬化的 fx 系列計算機,還有「劉家傑」的快譯通和「包青天」的好易通惡鬥連場。噢,還聯想起「郭藹明」的萊思康。快譯通=權智=譚偉豪=年青有為,這是我當年對他的印象。

至於莫乃光,要跳到 2007 年。小弟獲邀參與香港電台第二台《e個世界》的錄音環節,主講蘋果(電腦)的動向。錄音環節後來加入了另一名成員:「香港互聯網協會主席莫乃光」,主講互聯網生態。莫乃光,何許人也?不知道,反正我們各自錄音後把檔案 email 給節目主持,我們從沒見過面,也沒有任何形式的互動。

直至有一次(根據紀錄是 2007 年 7 月 7 日),節目主持人忍不住在節目開始時說:「這次錄音環節實在太巧合,兩人完全沒有『夾』過,話題竟完全一樣!」原來第一代 iPhone 剛剛在美國開售不久,不少港人無所不用其極的要弄一枚到手;同一時間,中環發生 "I'm not a plastic bag" 打蛇餅事件。顯然莫乃光和小弟都覺得,兩件事情顯示港人追捧「限量產品」的非理性,才會同時各自借題發揮。此刻頓覺「英雄所見略同」,噢,高攀了。

翌年,莫乃光發起了兩三次 "Facebook friends" 聚會。我早已忘了甚麼時候成為他的 FB friend,但這年我剛剛成為資訊科技界選民,又傳聞莫乃光有意參選,便出席聚會認識一下。交換了名片、談了幾句,我的初步感覺是,他很努力記住每一張面孔、每一個名字;出席聚會的多是青少年,我已經比他們年長了一小截。

才見過兩三次面,有一天,他竟然邀請我成為他的立法會選舉提名人!坦白說,我受寵若驚:身為一個小小蘋果 fan club 的會長,我何德何能!但從這一件小事,我看到了反差:莫乃光會主動找我這麼一個 small potato,但更早前我在另一個場合首次見到曾經年青有為的譚偉豪,給他的電郵卻石沉大海。

當然這種反差絕不是我支持莫乃光的理由。我是一張鐵票嘛!資訊科技就是資訊科技,應該是鬥專業。莫乃光不屬任何泛民政黨,卻開口埋口「民主」,我有點不以為然。

但之後的「IT 達人」事件、網站抄襲 iPhone 外觀事件、兩人政綱的質素、多次選舉論壇的表現......太懸殊了,不支持莫乃光實在有負於資訊科技界,我只好私下對莫乃光說:「這次選舉工程,我覺得你應該專業為主、民主為次,否則像我這樣『意識形態偏左』的選民,很可能有一部分會抗拒的。」

2008.香港島:曾鈺成;資訊科技界:莫乃光。

可惜,這樣一個除了「開口埋口民主」,其他方面近乎完美的候選人,最終不敵其他鐵票,僅以 35 票、不足 1% 之差距落敗,據我所知應該是當屆得票差距最小的組別。雖然做不成議員,但過去四年來,莫乃光仍然不斷為業界出力,例如爭取多項國際性大型 IT 會議在香港舉行,提高香港在全球 IT 界的知名度;亦不斷為業界發聲,或代表業界提供專業意見,感覺上出鏡率比現任議員還要高。也許記者們也跟我一樣,吃過「石沉大海」的苦頭吧。

我自己呢?經此一役,我終於感覺到「原來泛民都有好人嘅」,加上四年來在 Facebook 看到不少「有相有真相」的轉載,例如「......是最有誠信的,我們是支持◯七/◯八的,要在政綱上......」、立法會投票紀錄等,我這張鐵票不再「鐵」了,反而,我覺得自己被蒙騙了十多年。

感謝莫乃光讓我棄暗投明。他既然有能力撬走一張維持十多年的「鐵票」,也一定有能力為 IT 界打破四年的困局。請幫忙呼籲你身邊寥寥可數的 IT 選民,救救香港,救救 IT,投②莫乃光一票!


derek | 1st Aug 2009, 19:05 | 一般 | (313 Reads)

還記得,當年大學畢業試還沒有開考,便已經獲得一家中小型 IT 公司聘用,考完試不久便上工了。此後多年來一直「工駁工」,今天離開一家公司,明天便到下一家公司上工,完全沒有趁機休息一下的意慾。

終於到了去年今天,「出身」十多年了,首次有一天不屬於任何公司的員工 —— 我失業了!不,不是被炒,也不是被裁,完全是我自己的決定,有以下 Goodbye Mail 為證:

Subject: Goodbye
From: derek Ngai
Date: Thu, Jul 31, 2008 at 5:14 PM

Goodbye! 再見!

八年三個月又廿七日。人生可以有多少個八年?很榮幸能夠在此跟過百位有緣人先後共事。從 dot-com 爆破到 Web 2.0、從 ICQ 到 MSN、從「點金網」到 "SurfGold (Accor Services)"、從黃毛小子到初為人父……我在這裡實在有著太多回憶。

然而,回憶總是美好的。在公司通宵「單打獨鬥」的日子不知凡幾。那時候,我曾經懷念在唸大學時集體通宵的日子。不過我知道,日後我也會懷念過去八年偶然在公司「紮營」的生活 —— 畢竟家裡可難再找到「紮營」的好地方。

「三字頭」剛過了一半,這是我決定動身的最大原因。離別在即,除了例牌的依依不捨,還生出一絲恐懼感 —— 一種對前路感到迷惘的恐懼感。原來我在這裡一直享受著一種 take for granted 的安全感。但我選擇現在面對這份恐懼,因為不想到另一個八年後才面對可能已累積得更大的恐懼。

別矣,各位好同事。我不會「特別鳴謝兩位阿姐」,太假了吧。 :-P 我要感謝的是每一位喜歡我、不喜歡我的同事,因為任何形式的互動都是一種學習過程,幫助我在即將真正要「單打獨鬥」的日子裡更有勝算。

真真正正 last day 了,還在為各種公事忙著。抱歉沒空選購茶點招呼大家,但根據協議,未來兩個月我至少還會在 SurfGold (Accor Services) 出現好幾趟的(所以 derek@surfgold.com 應該還會繼續生效)。再見,再聊!

-- derek 2.0

忽然想起,當時還未出現柴九。誠如我在《十八年前十八歲》中所說,我要「把自己 upgrade 至 derek 2.0,去做一件從來沒想像過會做的事:嘗試創業。」好了,一年過去了,「事業」發展如何?

  • 為舊公司完成技術交接。
  • 為一位朋友的公司代發推廣電郵(當然是合法的)。
  • 在電腦雜誌撰寫蘋果專欄。
  • 編寫或翻譯跟 Mac / iPhone 有關的新聞稿。
  • 代售跟 Mac / iPhone 有關的產品。
  • 還有其他仍未發市的點子……

好像很多門路,但是都很瑣碎,收入完全不足以餵飽我的 iTwins 小孖寶。這算是事業嗎?我常問自己,我現在像一個老闆還是像一個 freelancer?經常有人問我有沒有興趣編寫網頁或 iPhone 軟件,我都一一婉拒。夜以繼日地「寫C作 code」的生涯持續得太久了,打工的最後八年更是獨沽一味專攻 ASP,現在想起 Set rs2 = conn.Execute(sql) 都有點兒想吐。

一年過去了,沒想到會從寫 code 過渡到寫文章。「寫詩作曲」絕非我的強項,以你現在看到的五篇 blog 文為例,除了「文筆通順」,我已經找不到更美的形容詞了。

一年來好像很忙,其實很懶。寫稿、寫 blog 花時間,瀏覽其他人的 blog、追蹤朋友們的 Facebook 和 Twitter 留言更花時間。只顧著消化四方八面湧來的 input,卻已沒時間和精力生產足夠的 output 來賺錢養家,這便是我現在的窘境……有空再談。


derek | 26th Jun 2009, 10:28 | 一般 | (124 Reads)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唉,不正正是本 blog 的寫照嗎?六月二日,連續三天,發文三篇,之後竟然是一個「悠長假期」—— 整整三個星期了,derek 你去了哪裡?

我也解釋不了,總之在「衰、竭」之後久久未能重新找回「一鼓作氣」的動力。直到今天。因為好想跟老朋友們分享一點樂事。

這個星期,你買了哪一本電腦雜誌?是 e-zone、Hi-Tech Weekly 還是 PC Market(排名以英文字母序)?不管你買哪一本,你都可以找到小弟的「嘜頭」:

e-zone #567:「iPhone 3.0 完全版機能大考驗」,小弟帶同四位 MACitizen 會員往 e-zone 北角總部,分享 iPhone OS 3.0 用後感。Hi-Tech Weekly #558:「Column | Mac - WWDC 的另類解讀」,這可是我的固定「地盤」啊。PC Market #830:「PC to Mac 新手必裝 Best 25 Mac Apps」,我什麼時候成為「專家」了?

  • e-zone #567:「iPhone 3.0 完全版機能大考驗」,小弟帶同四位 MACitizen 會員往 e-zone 北角總部,分享 iPhone OS 3.0 用後感。
  • Hi-Tech Weekly #558:「Column | Mac - WWDC 的另類解讀」,這可是我的固定「地盤」啊。
  • PC Market #830:「PC to Mac 新手必裝 Best 25 Mac Apps」,我什麼時候成為「專家」了?

其實上星期《壹週刊》和 Face-Ketchup 也曾先後找我接受訪問(詳見「事後孔明馬後砲」),抱歉我沒有特意購買這兩本雜誌留念,未能掃描給你們看。

在此感謝各大電腦雜誌編輯和記者對我的信任,想起 Mac 便想起我,想起 iPhone 也想起我。我不是蘋果通天曉,多年前離開蘋果後也逐漸喪失「背 spec」的能力,我只是較能知道在哪裡找關於蘋果的正確答案而已。

說沒有感到沾沾自喜是騙人的。但是,「高興一晚就好」,在變得飄飄然之前,潑一盆冷水,看清楚現實吧!香港的雜誌何其多、何其厚,我常對朋友說「香港的飲食雜誌何其多,你看連這樣的食肆都有專文介紹,可以貼出櫥窗的」,同時出現於三本雜誌上,又算得上什麼?七百萬人口,Mac 市占率即使只有 1% 也有幾萬人,你的寶貝 MACitizen 又有多少人認識?

幾年前,我曾經夢想成為 TidBITS 創辦人 Adam C. Engst 那樣的人物。偶然,有人找我訪問了、有人找我合作了、有人找我提供意見了,甚至上電視了,我會以為自己向這目標又前進了一大步。寫完這一篇,看清楚形勢,我想我連 Adam 的十分一成績都沒有。至少還沒有足夠收入養活自己,遑論養妻活兒!


derek | 4th Jun 2009, 02:50 | 一般 | (173 Reads)

二十年前十六歲,中四下學期。四月,胡耀邦逝世,引發北京學生爭相悼念。其實當時,包括我和我的家庭在內的不少香港人,普遍都是政治冷感的;我連胡耀邦是中共的什麼人都不知道。

然後四二六社論……然後學生絕食……然後北京戒嚴……還記得當年無線正在播映《義不容情》,偶然會在沒有 jingle 之下忽然停播,轉播學運的最新消息。沿途盡是一輛跟一輛的坦克和裝甲車,「使唔使咁大陣仗呀,閱兵咩!」全城憤怒了,不懂事的我在這種氣氛下,當然也很「潮」地跟大家一起憤怒了。

五月廿一日星期日,100 萬人大遊行;下一個星期日,150 萬人大遊行。記得當時香港人口只是五百多萬,即是超過四分之一人口都去了遊行。我和我的家庭是其餘的四分之三,因為家母很害怕參與遊行示威,「樓上扔舊廁紙落嚟就會亂,就會人踩人。」即使學界發起的靜坐我也不能參加,同學都約好了,不准就是不准,為這件事我哭得很傷心,卻竟然是我在八九民運和六四事件中唯一的一次流淚。

六月四日星期日,一覺醒來,「昨晚開始清場了」,電視只是重覆播出晚上的零碎片段:只有火光的街道、越過路障的坦克、不斷被運送的傷者。現場直播已不可能了,日間的採訪只聽到記者的聲音;依稀記得在當天下午,有記者說「仍有小量北京市民在 XX 街與軍方對峙」,負隅頑抗。

六月五日星期一,正常的上學日。學校暫停了幾節課,全校在禮堂集會,讓師生自由輪流上台發言。有幾位老師,男的女的,先後上台都泣不成聲。我完全不明白他們為何這麼傷心,雖然那種「義憤」因為氣氛使然,比之前更強烈。

六月七日星期三,本來全港約定了「罷工、罷市、罷課」,但因為凌晨的小型騷動,所有集會遊行被取消了(害怕「反英抗暴」重臨?)。忽然多了一天假期,結果家人帶我去了沒有參與罷市的「眼鏡 88」配眼鏡。

這就是我在六四前後的模糊記憶。只有憤怒沒有傷心,當氣氛冷卻,人也逐漸變得麻木了。也許是當時太年輕,也許是當時經歷得少,「我的六四」比「很多香港人的六四」小得多、輕得多、虛無得多。八九民運的失敗比「六四」的人命損失更讓我感到遺憾。曾經有一段時間,我甚至覺得支聯會除了每年發起一次規模越來越小的遊行和一次燭光晚會,已經沒有做任何實事的能力了,「好心摺咗佢啦!」

二十年了,人越長大,所知越多,所想越多。可是二十年來,跟長眠黃土的遇難學生一樣,「六四」自己也沒有長大!不單如此,「六四」在中國大陸已陷於灰飛煙滅的邊緣,看內地交換生的言論已可見一斑。大家請不要對他們苛責,換個角度想一想,如果我忽然對你說港英政府在二十年前曾經血洗九龍城,即使證據確鑿,相信你也不會輕易接受。篡改歷史需要時間,還原歷史也需要時間,雖然不希望還要另一個二十年。

不能讓「六四」灰飛煙滅。即是你自認是「中共同路人」,也不能讓「六四」灰飛煙滅。「六四」是中共的一個大包袱,承認「六四」、正視「六四」、平反「六四」(或至少採納戴晴的和解方案),是中共邁向自我完善的一個契機。想用拖字訣把「六四」拖垮?其實是「六四」正在把你拖垮!

正如我在今期 Hi-Tech Weekly 所說,「不可對歷史無知」:個人對歷史無知,胡言亂語;公司對歷史無知,決策錯誤;國家對歷史無知,如何進步?「六四」是一個客觀存在,不是 85,000 般會自動消失的。

衷心感謝我曾一度唾棄的支聯會,給我二十年的時間去擺脫無知。一天「六四」火種繼續存在,平反「六四」便還有希望,中共卸下「六四」包袱便還有希望。我錯過了十九次燭光晚會,今晚維園見。


derek | 3rd Jun 2009, 12:50 | 一般 | (66 Reads)

Disneyland Birthday Button

SNS 果然厲害。簡直是破紀錄,光是 Facebook 已有三十多人向小弟道賀,還未包括電郵和 SMS,甚至還有一位要好的 girl friend* 隔著電話為我彈奏生日歌,巧感動呀!恕小弟躲懶,在此一次過向各位朋友道謝。

其實……我自己才是最容易忘記自己生日的人,因為是在某月 2 號,未踏入該月份根本未有「生日快到」的感覺,如果內子不提早問及「想點慶祝呀」,我真是會把它忘掉的。男人忘記自己生日原來很正常,電視劇甚至廣告的橋段(最記得一個煮食油廣告,丈夫工作至深夜回家,打算弄個即食麵充飢,太太卻煮出了一個大餐,然後子女捧著蛋糕跑出來,丈夫愕然,太太輕輕一句「唔記得?」)原來並不誇張。

內子昨天特意請假,跟我一同去迪士尼遊玩一天(門票可是用我的 Asia Miles 積分換取的);孩子們還太小,不會欣賞米奇老鼠和唐老鴨,所以暫且忍心一天,丟在家中讓外父代為照顧。人都大了,重臨香港迪士尼,不是為了跟白雪公主合照或欣賞獅子王慶典,只是想找一個地方給兩口子好好地 heh 一下、鬆弛一下。整天在戶外播放著輕快音樂、遠離「現代化的香港」的迪士尼竟然是一個好選擇。

買了票入場,當然不可能什麼都不碰。閑日幾乎什麼都不用排隊,所以我們玩了五至六次採用真正激光槍的「巴斯光年」射擊遊戲。我的最高紀錄是超過 300,000 分,你呢?還有 Space Mountain、立體電影等,也是 heh 的一部分,不過在樂園 heh 得久了,還是記掛著家中的孩子,所以還沒等到晚上放煙花便回家去。

溫馨提示:生日當天光顧迪士尼並沒有任何優惠(海洋公園好像是免費入場啊),但你可到 City Hall(客服中心)領取生日襟章一枚,聽說把它別在胸前,整天都會有人對你說 Happy Birthday。不過我們在臨離開樂園時才去領取(在此感謝樂園門口問卷調查員的提醒),不用整天受到「騷擾」。

休息了一整天,但下星期一 MACitizen 聚會還在準備中,今天起要急起直追了。

* 唯一的 girlfriend 已經成為內子,其他的都是 girl friends,敬請留意。^^


derek | 2nd Jun 2009, 03:58 | 一般 | (122 Reads)

十八年、十八歲,總給人青春、輕狂的感覺。兩者相加……當然立即變成另一回事。

十八年前我在做什麼呢?記憶很模糊了,正如十八歲時記不起出生的情況一樣。

唯一的提示是,十八年前是 1991 年,"1991" 特別之處,就是左右對稱,然後竟然聯想起數學奧林匹克,因為當年參加的「奧數」培訓課程,老師經常提醒我們留意 "1991" 的對稱特性,很可能會成為比賽題目。

有幸地,我竟然入選前六名,跟另外五位同學(合共:皇仁 x2、英皇 x1、拔萃 x2、東華三院伍若瑜夫人紀念中學 x1)一同前往瑞典作賽。生平首次乘飛機便去了這麼遠,當然難忘,三程機往、兩程機返,回程在泰國轉機,卻滯留了幾小時,因為香港正高懸八號風球。終於回到香港時,仍然是三號風球,氣流依然強勁,在九龍城低空顛簸,好像要擦過那些大廈似的,好不驚險。

請不要以為我在 show off。個人的比賽成績實在強差人意,沒有取得獎項。你猜猜六位參賽者中,成績最好的一位來自哪一家中學?答案在此。報讀大學的時候,每一所大學我都選了電腦科和數學科,結果命運替我選了電腦(中大電子計算學),從此數學再沒有進步過,背誦 2 的冪永遠停留在 32 次(2^32 = 4,294,967,296)、圓周率 π 也永遠停留在小數點後 25 個位(3.14159 26535 89793 23846 26433)。

仍然不是 show off。至少我一定不會逼我的孩子背誦 π,因為我以親身經歷,證明了背誦 π 不會發達,甚至不會對事業有任何幫助。背誦基本法或摩斯密碼可能更實用。

鏡頭一轉,一年前三十五歲。女性對「三字頭」特別敏感,作為男性的我呢?心中出現一道算式:

35=(30+40)/2

簡言之,「三字頭」已過了一半,再過一半就是「四字頭」。回顧過去五年,事業原地踏步,如果不採取行動,未來五年應該還是原地踏步的。這時候,柴九金句出動:「人生有幾多個十年?」於是毅然把自己 upgrade 至 derek 2.0,去做一件從來沒想像過會做的事:嘗試創業。從此 derek 2.0 就是 MACitizen; MACitizen 就是 derek 2.0。

今年……不,今天,三十六歲。一直沒有自己的 blog。一直想有自己的 blog。認識香港 blog 界不少朋友,blog 界聚會我也經常出席。但是,我沒有 blog!我不是 blogger!誰不知道開 blog 很容易,但能夠持之以恆地注入新內容卻是難中之難 —— 對我來說。為雜誌撰搞、參與各大 Mac 討論區的交流、製作 podcast、定期發出 eDM 等已經相當吃力,要保持 blog 的活力,做得到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過了今天沒有行動,也許又要等到明年生日了。所以即使通宵達旦,也得先「死」一頁出來,給自己一個留念也好。能否吸引老朋友們繼續探訪,就看我未來一年的造化了。